俞振华:储能功效发挥将依赖新电改进度_能谱网

根据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发布的《储能产业研究白皮书2017》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球投运储能项目累计装机规模168.7GW,同比增长2.4%。

储能行业或迎来爆发前的突破点。上证报记者从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主办的储能国际峰会2015上获悉,国家能源局下半年将出台微电网电价及补贴方案,目前处于征求意见稿讨论阶段。

与此同时,2016年中国储能市场发展速度惊人。未来五年储能在新兴市场将以40%的增长率迅速发展,从当下的2GW增长至80GW。

权威人士透露,征求意见稿提出给予微网项目70%的系统补贴,原则上补贴业主,具体电价分微网、离网系统不同,细节还在探讨中。

储能政策补贴缘何迟迟未能出台?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将对储能产业的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储能能否吸引起更多资本的青睐?带着上述问题,《能源》杂志专访了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理事长、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俞振华。

业内人士分析,由于储能电池占微网投资比重最大,因此补贴出台后最受益的是储能。目前我国微网还处于示范阶段,现有项目大多由政府100%投资,支持贫困乡村地区用电。如果微网扶持新政出台后,将有利于推动微网商业化,利好储能电池生产和微网投资运营商。

《能源》: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近期发布了《储能产业研究白皮书2017》。能否介绍一下白皮书的具体情况?

金风科技副总裁兼董秘马金儒告诉上证报记者,“智能微网概念是指把新能源应用起来,运用储能技术,和传统能源做一些波峰波谷的平衡,提供智慧供应电源的系统。智能微网有两种方式,独立的供电系统,完全脱网;还有一种,和电网连接,自发自用,余电上网,作为分布式能源。”

俞振华:作为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研究部的品牌产品,《储能产业研究白皮书》已经连续发布七年,受到了产业内外的广泛关注和赞誉。

在她看来,微电网本身成本较高,由于供电系统也需要自己投资,很难形成经济性,国家给予一定政策支持后,企业才有投资积极性。

白皮书每年都会围绕一个主题进行制定,如2011年侧重储能技术,2012年着重储能的应用,2013年进行了全球储能政策的梳理,2014年对区域能源进行了重点分析。

此外,由于目前储能度电成本约1.5元/
瓦,技术不成熟导致商业化瓶颈难以突破。不过,用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理事长俞振华的话说,“今年以来,多个储能项目投运,行业最黑暗的时候已经过去,3年内实现量变到质变,并迎来行业发展的储能元年”。

今年发布的《储能产业研究白皮书2017》对2016年全球和中国储能项目、市场、厂商、技术、政策的动态进行了梳理与更新,并对国内外储能市场发展进行了预测与展望。

除了政策利好,行业本身也出现一些积极变化。截至2014年底,中国应用在电力系统的储能项目累计装机规模为84.4MW,占全球储能装机的10%。其中,新增装机31MW,年增长率58%,较上一年提升14个百分点,增幅明显。根据预测,到2020年中国储能市场容量将达67GW,产业井喷在即。

《能源》:储能行业的政策补贴缘何迟迟未能出台?您对补贴如何看待?

龙头企业也有所尝试,特斯拉发布户用储能系统“能量墙”,阳光电源与三星合作研发电力用锂离子电池、储能变流器及储能系统开发。

俞振华:国家关于储能的指导性政策过去有一些,如“十三五”规划中有提到过储能,但并无具体方案。目前国家能源局已经有了“十三五”的储能指导意见,但还在征集意见阶段,相信很快会出台相关政策。

俞振华介绍,在中国,储能已经在分布式发电与微网、电力辅助服务、用户侧需求响应和电动汽车车电互联等四个领域出现市场机会和商业化模式。尤其是在能源互联网格局下,能源系统实现数字化,储能将扮演“能源芯片”的关键角色,辅助能量管理。

我认为国家并不会直接给补贴,而是给一些相关政策,如推动示范、准入政策、服务定价机制等。补贴在地方更可能出台,主管部门更愿意出台一些指导原则,告诉地方什么样的技术未来更有市场潜力,更能将补贴的作用发挥出来。

在会上,联盟同时发布了《储能产业研究白皮书2015》,揭示行业发展的新特点。从地域上看,美国储能项目装机比重最大;应用分布上,储能项目主要集中在可再生能源并网、辅助服务、电力输配和分布式微网等领域;从技术分布上看,钠硫电池的装机比重最大,为40%,其次是锂离子电池和铅蓄电池;从项目新模式上看,近两年出现的三类新模式:融资租赁模式、零售模式、电动汽车充电模式。

直接补贴的话,目前来看存在两大问题。首先是补贴的经费从哪儿来?前年微电网项目征集后相关的补贴最后就未落地,一方面由于可再生能源基金超支,另一方面是因为补贴资金的来源调整也没有落实到位。

其次,直接补贴的效果是否十分有效。补贴是把双刃剑,好的方面的确能在产业发展初期给到一些机会,并有效的支持前沿领域技术的发展。但是在储能产业化规模发展阶段,补贴某种程度上确实会阻碍市场化合理的资源分配,一些有竞争力的企业反而担心补贴会带来不公平的市场竞争。补贴更适合根据各地不同的产业发展特点定制,围绕具体应用的效果让市场去选择并反哺新技术。

《能源》:中国电力市场化改革持续深入推进,储能技术在电力的发、输、配、用环节中应用上是否增多?

俞振华:储能应用贯穿于电力系统发、输、配、用等各个环节,其中调频、调峰、延缓输配电扩容升级、备用电源、削峰填谷、电费管理等都是目前储能有市场价值的一些应用。

但如果新一轮电改不能建立一个有效的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储能依然只能在一些小的领域,发挥一些辅助作用,所以电力市场一定要形成一定的规模。

新电改实行,必须抑制无效投资,要讲究系统效率。要明白什么投资不该做,什么投资应利用新技术,例如配网改造,就应应该优先建立包括储能在内的能源节点以增强电网。

现在的电力市场的直购电主要是在做期货交易,和储能没太大关系。真正和储能有关系的是未来的现货市场。但现货市场的建立,规则细则的落地没那么快。现货会产生对调节能力的需求,储能在这个阶段能够体现出他的真正价值。

参与电力市场的各方正在进行博弈,储能能否发挥其作用还是要看新电改推进最终的力度,以及对无效传统电力投资的遏制,让市场去配置资源。

《能源》:2016年,中国资本市场储能行业投融资项目仅20余项,融资额度刚过百亿元。在缺乏国家资金支持的情况下,能否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发展储能?

俞振华:目前在电力储能行业,大的投资机构很少,资本市场的关注电更多集中在电动汽车和动力电池领域,这和储能技术研发周期长、规模市场还没成熟直接相关。未来期待随着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市场机制形成,上游技术才能更被投资者接受。

中国投资机构参与能源领域的创新也是最近这几年才明显开始转型,五年前的风投项目很少,早期技术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天使投资行为,且失败居多,这两年因为机构资金过剩开始延伸向早期项目寻找机会。与国外相比,资金不少,差的是体系效率。要使产业和金融结合更紧需要市场去推动,形成市场机制,而不是依靠补贴。

《能源》:如何看待董明珠、王健林联手投资珠海银隆?

俞振华:未来3-5年,储能行业的多种技术并存格局不会改变。银隆的钛酸锂相对成本要高,但安全性会更高,寿命也会长好多。不同的技术特色不一样,应用市场也有差异化,没有好坏之分。

董明珠王健林的投资带动了社会对储能产业的关注,对行业是一件好事,他们在下游产业这块是有资源的。储能很大的门槛不是技术问题,而在应用端。应用端需要真正的市场参与者参与进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