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官网推行绿色金融要从认知开始_能谱网

绿色产业转型需要中央和地方、银行资本与民间资本来共同承担,财政、税收、金融多管齐下,引导企业向绿色转型。但绿色金融必须要由市场来整合,政府只能提供一个合理纠错平台,由市场来优胜劣汰,使绿色金融能全面、健康、有序地发展。

为进一步加快绿色金融发展,政府部门可以在相关政策上给予大力支持。一是拓宽商业银行绿色金融的资金来源,支持符合条件的商业银行在境内外发行专项用于绿色金融的金融债。二是比照小微企业贷款,给予绿色金融在风险权重上的差异化安排。三是制定支持绿色金融发展的税收优惠政策。四是在存贷比计量时适当剔除绿色金融相关业务。五是盘活绿色金融资产,优先支持绿色金融资产证券化。

目前,我国的环境污染已经成了社会不能承受之重,这次杭州G20峰会,中国首次把绿色金融纳入峰会议程,表明中国政府想通过绿色金融来改善国内经济结构,为经济可持续发展寻求一条“终南捷径”。

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坚持不懈地推进节能减排和保护生态环境,既要有立竿见影的措施,更要有可持续的制度安排。

那么,当前为什么要提出绿色金融?因为我国多年的粗放型经济已经使资源消耗难以为继,考虑经济效益更要注重社会效益的集约型经济在时代的推动下必然破茧而出,所以绿色金融在我国当前语境中,其实是中央想通过调集各种资本来化解过剩产能。

在国家相关政策的指引下,近年来,兴业银行、浦发银行、光大银行、华夏银行等多家银行纷纷开展“绿色行动”,创新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模式,打造专业绿色金融团队,探索各具特色的绿色信贷之路。

而我国经济的设计明显还在沿用计划经济那套办法,绿色金融也概不能外,它一出世就处在顶层设计中,往往形成上面很热下面很冷,冰火两重天,即使上面接二连三地祭出绿色金融,底下对绿色金融认知度还是有限,因为市场没有足够的内生动力去推动,所以绿色金融与真正落地还有一定距离。笔者从三个方面来加以佐证。

100亿元支持杭州治水

一是当前银行机构自身缺少对绿色金融模式的认知。银行是绿色金融的主体实施者,我国国土面积广大,银行业又参差不齐,对绿色金融的认知又没有统一标准,而且真正把绿色金融视为促进社会经济可持续性发展的战略高度认知的银行几乎少之又少,当前,只有兴业银行一家提出过绿色战略计划。多数银行仅仅是把绿色金融当作一种政治任务来抓,以为绿色是一种公益性的口号,喊上一阵就过去了。看看数据对比,按照中国银监会披露的信息数据,截至2013年6月末,国内21家主要银行机构绿色信贷余额4.9万亿元,占各项贷款的7.1%,但2016年6月末,银监会披露的信息是21家银行的绿色信贷余额为7.26万亿元,占各项贷款的9%,三年的信贷余额涨幅仅与今年上半年房地产的信贷涨幅相当,所以银行对绿色金融的关注度可以说不是很积极。再说绿色金融对银行自身发展也不能带来什么效益,因为企业做产品如果符合绿色标准,必然要增加排污成本,增加投入就会减少产品价格的竞争力,企业失去竞争力则会直接影响银行的信贷安全。

疏浚河道、加固堤岸、水体净化、科学布局河道水岸……从环境堪忧的化工园到水质清澈、植被茂盛的生态园区,浙江嘉兴港区化工园正在演绎着一场“绿色”蜕变。受益于浙江省委提出的“五水共治”措施,很多像嘉兴港区化工园生态园区这样的建设工程正在浙江省内如火如荼地展开,如何保证这些工程的资金链不断、为他们提供更有效的融资政策?华夏银行杭州分行先行先试,把支持“五水共治”作为金融支持的重点领域,提出了确保实现2014年新增授信100亿元助力“五水共治”的目标,并在支持“五水共治”的过程中,探索出了一条新的绿色信贷之路。

二是当前企业缺少对绿色项目的认知。做企业天经地义就是产品利润最大化,产品利润包含着排污、治污、节能、技术改造等费用。现在国际上达成共识就是治理环境污染,企业要为碳配额买单。虽然我国目前碳配额交易市场不是很完善,处于起步阶段,仅在上海北京等大型城市建立碳配额交易所,但随着我们重视绿色金融,碳配额交易所会很快在全国建立起来,那时企业的高碳排放必然会引起企业自身去进行技术升级改造。但当前企业对碳配额的认知度还处在初级阶段,即使我们的政府部门,也是习惯于行政管理而不习惯于市场价格管理,而碳配额这种新型事物正是市场价格管理催生市场经济行为的一种先进概念,只是当前企业对这种概念认知很少。

据华夏银行杭州分行行长朱波介绍,“五水共治”项目大多具有公益性,因此还款来源偏窄、项目自有资金无法提前全额到位等问题成为了限制这类企业正常融资的主要障碍。面对这样的问题,华夏银行杭州分行为“绿色产业”打通了“绿色通道”,开创了绿色信贷的新模式。

三是政府缺少对建立绿色产业统一格局的认知。有些政府为了地方的税收,也为了自身GDP的增长,对辖区高耗能高污染企业进行地方保护,跨界污染在我国省、市、县、镇甚至村界的污染事件都时有发生。比如十几年前,江苏省盛泽镇的印染企业对下游临近的浙江省嘉兴市区的污水排放,引起两地长达十年的群体纠纷,这是典型的为追求自身利益而损害另一方利益,尽管后来中央派大员合理解决了双方诉求,但从这个事件可以看出没有一个统一认知和纠错处理的平台,很难使各种利益纠葛能拧到一处,而投资人对绿色产业也会担心由于地方政府地方保护而使自身利益受损止步于外。

嘉兴市渔谣水利生态建设有限公司作为配合全省“五水共治”行动而专门成立的公司,在负责嘉兴南湖区海盐塘区域河道水环境整治工程的过程中遇到了资金困难。但由于公司资产规模小、现金流量少,按传统授信思路很难给予其授信支持。华夏银行杭州分行在调研企业情况后,考虑其特殊性,在还款资金来源安排方面,特别批准允许企业以“目前或未来地方水资源费、地方水利建设基金、土地出让收益中计提的用于农田水利建设的资金作为还款来源”,解决项目自身现金流不足问题。

通过以上三点我们看出,绿色金融的推行需要一个配套的经济环境建设和统筹的法律政策环境建设。绿色金融光靠银行的资金推动力量是不够的,我国承诺2030年前碳排放治理达到峰值,预计每年要3万亿到4万亿元的绿色投资,所以资金缺口很大,绿色产业转型需要中央和地方、银行资本与民间资本来共同承担,财政、税收、金融多管齐下,引导企业向绿色转型。但绿色金融必须要由市场来整合,政府只能提供一个合理的纠错平台,由市场来优胜劣汰,使绿色金融能全面、健康、有序地发展。

此外,面对项目资金无法提前全额到位而项目必须按进度施工的矛盾,该分行采取了在企业及其股东承诺资金后续将按期到位的情况下,允许企业根据项目资金实际到位情况按比例提款,最大限度保障项目进度安排。

“华夏银行杭州分行在”五水共治”授信审批中实施”绿色通道管理”。每个审批流程环节均设定处理时间上限,专人”一跟到底”,项目上报分行3个工作日内审批完成,上报总行审批项目时间控制在一个月内,保证审批效率百分之百满足项目进度需要。”朱波告诉记者。

打造碳市场金融服务平台

近年来,国际碳交易市场迅速发展,服务于碳排放权的碳金融也随之兴起,市场参与者从最初的国家、公共企业向私人企业以及金融机构拓展。作为国内绿色金融的先行者,兴业银行从2006年就开始探索碳金融服务。

从早期面向国际碳交易市场清洁发展机制陆续推出购/售碳代理、碳交易保函、碳资产质押授信等碳金融业务品种,到如今随着国内碳交易试点的推进逐步形成涵盖结算、融资、中介、资产管理的碳金融服务解决方案,兴业银行专注打造的国内领先的碳市场金融服务平台已经成形。

今年9月,兴业银行武汉分行、湖北碳排放权交易中心和湖北宜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三方签署了碳排放权质押贷款和碳金融战略合作协议,宜化集团利用自有的碳排放配额在碳金融市场获得兴业银行4000万元质押贷款,该笔业务单纯以国内碳排放权配额作为质押担保,无其他抵押担保条件,成为国内首笔碳配额质押贷款业务。

“碳配额质押融资业务作为我行在碳金融领域的又一次创新尝试,是运用金融手段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重要举措。”兴业银行环境金融部有关负责人表示,该项业务为企业提供了一条低成本市场化减排的道路,可以有效帮助企业盘活碳配额资产,降低中小企业授信门槛,解决节能减排中小企业担保难、融资难问题。

目前,兴业银行已经与国内7个碳排放交易试点省市中的6个签署了碳金融合作协议,提供碳交易制度设计咨询、交易及清算系统开发、碳资产质押授信、节能减排项目融资等一揽子产品与服务。

绿色金融仍需政策“加力”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环境保护问题时曾指出:“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生动形象表达了党和政府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随着环境治理的重视程度逐步提升,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意识到绿色信贷将成为银行业新的核心竞争力。

按照银监会统计,截至2013年末,我国主要银行机构绿色信贷项目贷款余额5.2万亿元,占各项贷款余额的8.7%。从节能减排效果看,我国主要银行机构所支持的绿色信贷项目预计每年可节约标准煤18671万吨、节水43807万吨、减排二氧化碳47902万吨。

但值得关注的是,虽然商业银行不断加大绿色信贷投放,但目前我国绿色信贷的规模占比还不是很高,与巨大的市场需求仍有较大差距。

对此有学者认为,绿色金融是政策金融体系,仍需宏观政策。国家层面在绿色金融领域重视财政政策,而缺乏可以影响商业银行的货币政策。

“整个的绿色信贷相对来讲还没有在很重要的位置,宏观指导也仅是工作指引。绿色金融亟待顶层设计和货币政策支持。”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郭万达表示。

在兴业银行看来,为进一步加快绿色金融发展,政府部门可以在相关政策上给予大力支持。“一是拓宽商业银行绿色金融的资金来源,支持符合条件的商业银行在境内外发行专项用于绿色金融的金融债。二是比照小微企业贷款,给予绿色金融在风险权重上的差异化安排。三是制定支持绿色金融发展的税收优惠政策。四是在存贷比计量时适当剔除绿色金融相关业务。五是盘活绿色金融资产,优先支持绿色金融资产证券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