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少军:我国“十四五”能源规划的六大重点

近年来,发展清洁低碳能源是中国能源结构改革的主要方向之一。在日前举行的2019年太原能源低碳发展论坛
“新能源发展瓶颈问题探讨”分论坛上,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专业副会长兼秘书长曾少军认为,近年来,中国在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热能等方面发生了巨大变化,呈现出
“风”头已过、阳 “光”升起、 “生”机勃勃、
“热”气腾腾的现状。他指出,未来新能源将向分布式发展,并和传统能源一起向包容式发展,因此要不断创新关键技术,做好煤炭减法、绿色加法、能效乘法,实现多能互补。

十四五时期,将是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攻坚期,全国能源行业也将进入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期,在全面分析总结十三五我国能源行业发展经验、问题及国际经济与能源形势最新状况的的基础上,曾少军针对能源十四五规划重点,提出如下几点重大政策建议: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区域项目主管普拉森·阿加瓦尔表示,加快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应发展具备全面性的技术,如识别和确认可再生能源的位置,开发可融资项目,减少工业耗能,新增新能源交通工具,部署数字通信技术等。

分布式发展: 即新能源的分布式发展

新能源以 “扩市场、降成本”为方针

十四五时期,从我国能源发展的思路上,将改变过去主要依靠基地式大发展的路径,重点转向户用分布式发展,形成大规模集中利用与分布式生产、就地消纳有机结合,分布式与集中利用两条腿走路的格局。

曾少军指出,中国能源革命有减量革命、增量革命和效率革命三条路径。能源减量革命包括主体、手段、客体三个方面,但减量革命不是
“一刀切”,简单绝对量的减少,而是
“结构性减肥”,对能源总量的控制应慎用行政约束指标。能源增量革命包括传统能源、新能源和海外能源。传统能源发展应以
“调结构、重环保”为主,在绿色开采、清洁使用、提高效率上下功夫。新能源应以
“扩市场、降成本”为方针。能源效率革命包括能源网络和市场体系,能源网络主要是加快智能电网建设,加强电力需求侧管理;应考虑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互联互通,油气管网要完善,形成全国联网的大系统;扩大西电东送容量,特高压输电应摆上议事日程。市场体系方面主要是放开市场准入,引入竞争;改革政府管理能源方式,加快价格改革,合理分配利益,调动各方积极性。

分布式能源具有利用效率高、环境负面影响小、提高能源供应可靠性和经济效益好等特点,已成为世界能源技术重要发展方向。分布式开发模式,既可实现电力就地消纳,避免弃风弃光,又能避免远距离电力传输,节省投资、减少输电损耗,同时还能满足东部发达地区经济能源需求与消纳重心的匹配不均衡问题。

曾少军认为,目前,中国新能源方面,一是
“风”头已过。中国风电产业十多年间发生巨变,经历了爆发式高速发展又跌落低谷再转入复苏的曲折过程,目前正处于稳健发展的时期。

在国际能源转型升级和国内能源形势日益严峻的背景下,智能化新能源是能源革命的主战场。当前,在我国人口稠密、电力需求旺盛、用电价格较高的中东部地区,新能源分布式发电已具有较好的经济性,具备了较大规模应用的条件。十四五期间,光伏、风电、生物质能、地热能等能源系统的分布式应用、创新发展将成为我国应对气候变化、保障能源安全的重要内容。

二是
“阳”光升起。中国太阳能热利用产业发展迅速,已成为世界太阳能热利用生产应用第一大国,行业经历了迅速发展的成长期,目前正在向冷静发展的成熟期过渡。

清洁化利用: 即传统能源的清洁化利用

三是
“生”机勃勃。作为中国未来绿色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生物质能产业正显露着勃勃生机。面对能源紧缺、环境污染的双重压力,生物质能作为一种清洁环保可再生能源是十分理想的替代选择,即便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大背景下,中国生物质能行业发展依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以传统能源为主的世界能源结构,带来的化石能源枯竭和环境污染,已经使能源问题上升为一个国家能否安全、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重大战略问题。我国长期以来的高碳型能源结构迫使我们必须实行能源结构的低碳化改良,加快传统能源技术进步,提高煤炭、石油、天然气等传统化石能源的清洁化利用水平,推动能源行业高质量发展。

四是
“热”气腾腾。中国地热资源十分丰富,由于在开发利用过程中还存在技术难、投资不稳定性等风险因素,目前中国地区地热资源利用量还比较有限,其在能源结构中占的比例还不足0.5%。但从未来发展趋势来看,中国地热能的开发利用前景广阔。

十四五时期,我国仍将面临复杂的国际、国内能源革命形势,未来很长一段时期,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中仍将占主导地位,为加快推动能源消费革命,进一步提高煤炭等传统化石能源的清洁高效利用水平,将成为十四五时期我国能源发展的重要任务。应大力推进煤基醇醚燃料、煤制油、天然气替代等清洁化利用方式,多途径促进传统能源清洁、高效、循环发展。尽管传统能源清洁化利用不能彻底解决环境污染和低碳减排的问题,但在某种程度上能够相对实现污染治理和温室气体减排,因此,清洁化利用将成为传统能源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

储能是能源互联网核心环节

包容式发展: 即传统能源与新能源的包容式发展

山西省委财办秘书处处长柴林樑指出,目前中国新能源发展势头较好,装机量占比达30%,但发电量占比不足10%,与新能源利用水平较好的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差距。对此,太原理工大学电气与动力工程学院院长、教授、博导韩肖清认为,新能源对中国能源的发展至关重要,当前中国电力系统中的新能源问题主要是,2018年中国新能源装机占比18%,预计2050年将突破50%。但是,2018年中国新能源弃电超1000亿度,超过了三峡一年发电量。

在我国能源发展的大格局中,传统能源与新能源的投资主体不能长期处于对立状态,应该是有机结合、分工合理、有序合作。从目前情况来看,我国传统能源主要是以国有经济为主体,新能源主要体现在民营经济参与,协调好二者的发展关系,对平滑、顺利、稳定地实现新能源对传统能源的替代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因此,在十四五能源结构总体布局中,应结合中央关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大部署,通过建立民营新能源与国有传统能源包容发展的协同体系、加强民营新能源企业与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励传统能源企业主动介入新能源领域等方式,积极推动传统能源与新能源包容式发展,这不仅是对我国能源格局的一种理性化调整,更是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包容式、协调式发展的体现,将对我国经济社会长期稳健、高质量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晋能清洁能源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晋能清洁能源科技股份公司总经理杨立友表示,新能源行业刚从高补贴的时代逐渐迈向平价时代,在未来几年当中,能够让全球大部分地区用上清洁高效价廉的清洁能源,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推动技术进步,降低使用成本,提高转化效率。

多能互补: 即建立以储能为核心的多能互补能源体系

韩肖清认为,作为应对新能源并网问题的有效解决措施,储能是能源互联网中能源供需互动的核心环节,储能技术可作为电网与天然气网络、供热系统、电气化交通网等其他网络的连接桥梁。储能特性将由高成本、低性能、短寿命、低密度向低成本、高性能、长寿命、高密度转变,由此可预见,未来储能以轻量、小型、低价、高效、即插即用的形式存在,这为能源供需提供了与传统电网完全不同的形式。

在我国推进能源结构转型的过程中,单一能源品种的利用已受到多方掣肘,建设高效、灵活的综合能源体系将成为十四五时期能源发展的重点。然而,不同能源系统间往往存在差异,且系统中各类能源的供能彼此间容易出现缺乏协调、能源利用率低等问题,亟需具有调峰调频、辅助服务等优势的储能技术支撑。通过风光水火储多能有效结合、发挥各类电源优势、取长补短、紧密互动,不但能够为新能源提供调峰调压电源,提升新能源发电消纳能力,增加新能源应用比重,缓解弃风、弃光、弃水等问题,亦有利于降低火电等传统能源高污染、高耗能的程度,为优化能源结构、降低环境污染提供助力。因此,大力发展以储能为核心的多能互补体系,将成为我国能源经济持续稳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2018年,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举办以多能互补为主题的第十二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在业内产生良好反响,符合市场的预期和方向。

曾少军给出的结论是,风电今后发展的关键在海上,核心是要解决环境问题。太阳能光伏发电方面,晶硅技术路径关键是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管理水平,薄膜更应该重视市场应用;太阳能热发电需要在商业化示范项目建设上有更多突破,以便吸引投资,实现规模化发展;太阳能热利用出路在于工程化应用与跨季储热;生物质能发展的核心是解决原材料收集半径的问题,这与中国法律信用环境相关;浅层地热的利用要着重做好环境影响评估,大规模开发利用要做好地下水回灌和避免污染。

关键技术创新: 即关键技术研发与重大工程布局

展望未来中国新能源发展,曾少军表示,一是分布式发展:即新能源的分布式发展。未来光伏、风电、生物质能、地热能等能源系统的分布式应用、创新发展将成为中国应对气候变化、保障能源安全的重要内容。二是清洁化利用:即传统能源的清洁化利用。实现传统能源安全、高效、清洁、低碳的开发和利用,将是中国能源发展的一大变革,也将对支撑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应大力推进煤基醇醚燃料、煤制油、天然气替代等清洁化利用方式,多途径促进传统能源清洁、高效、循环发展。三是包容式发展:即新能源与传统能源包容式发展。新时代的特点:混合经济是发展方向,国有传统能源与民营新能源包容性发展是实现
“帕累托”的最佳选择。四是多能互补:即建立以储能为核心的多能互补能源体系。建设高效、灵活综合能源体系,大力发展以储能为核心的多能互补体系,通过风、光、水、火储多能有效结合、发挥各类电源优势,调峰调压、提升消纳能力、增加新能源应用比重、缓解
“弃风、弃光、弃水,实现能源经济稳定高质量发展。五是关键技术创新:即关键技术研发与重大工程布局。未来,能源发展的侧重点将由速度规模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因此必须重视关键技术研发攻关,加快培育能源发展新动能。六是市场化改革:即深化以市场化为导向的能源体制机制改革。深化市场化改革在能源领域中的体现就是要运用市场化的体制机制,推动能源革命纵深发展。

能源经济发展的希望在于通过技术的进步和成本的降低,提供更清洁、更廉价的能源产品,未来我国能源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关键技术和重大工程布局仍然是值得重视的问题。我们欣喜地看到,自2006年《可再生能源法》推行以来,在技术创新的驱动下,我国新能源产业规模稳步增长,技术屡破世界记录,近10年我国光伏发电成本降幅达到90%左右,陆上风电度电成本下降40%以上。随着技术的快速进步,十四五时期以风电、光伏发电为代表的新能源行业将逐步实现平价,能源十四五发展的侧重点将由速度规模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因此必须重视关键技术研发攻关,加快培育能源发展新动能。

在关键技术创新方面,既要体现国家对重大工程的布局,也要充分发挥民间力量,尤其是行业组织和主要能源企业的研发积极性。一方面,国家必须把握好能源变革绿色低碳化方向,在核心和关键技术领域进行长远布局,在政策上加强引导;另一方面,行业组织和能源企业必须大力加强技术攻关,取得核心技术领域话语权,通过多元有机结合,形成真正的创新主体,为建设现代能源体系提供有力支撑。

市场化改革: 即深化以市场化为导向的能源体制机制改革

深化市场化改革在能源领域中的体现就是要运用市场化的体制机制,推动能源革命纵深发展。我国自2002年启动电力市场化改革以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得到了初步发挥,发输配送诸环节形成了良好的发展局面,取得了显著成效,对近十几年来的能源经济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十四五时期将是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攻坚期,能源行业也将进入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期,面临全面推进能源消费、供给、技术和体制革命,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的新要求。在此期间,我国应继续充分发挥市场化机制的作用,稳步推进能源领域市场化改革,优化能源供应格局,厂网分开、竞价上网等体现市场化机制的重大措施,仍将是能源领域推进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方向。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注意和警惕当前出现的一些非市场化方向的声音和苗头,时刻坚定深化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和信心,推动能源领域实现健康稳定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